代孕视频

您的位置:主页 > 代孕视频 >

许昌代孕服务:院方过失产检致畸形婴儿不当出

文章来源:http://www.myyxt.cn  发布日期:2019-05-16

  事件经过

  某甲怀孕后,于2013年2月26日(孕13+6周)前往某医院首次建立孕产妇保健系统管理手册,并分别于同年4月6日(孕19+2周)、同年4月27日(孕22+2周)、同年5月27日(孕26+3周)、同年6月25日(孕31周)××该院进行常规产检。其中××2013年5月27日第4次产检时,某医院对某甲进行Ⅰ级产前超声检查,出具的《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报告》载明××胎儿四肢长骨可见”。某医院对某甲进行首次产检时,建议其到上级医院进行产前诊断,对某甲进行第4次产检时,建议其到上级医院进行三维超声及唐筛。某甲分别于2013年7月20日(孕34-2周)、同年8月1日(孕36周)、同年8月15日(孕38周)、同年8月29日(孕40周)丙医院进行常规产检。其中2013年8月29日第9次产检时考虑子痫前期、臀位,丙医院建议其至上级医院待产。某甲于2013年8月29日甲医院办理入院手续,并于当天剖宫产下女儿某丁,于同年9月3日出院,为此支付医疗费用5103.15元。甲医院的住院经过为:孕妇某甲于2013年8月29日15:45行子宫下段剖宫产一女活婴,左下肢缺如,右侧脚踝内翻,体重3.15kg,脐带绕颈一周,Apgar评分1分钟6分(肤色、肌张力各扣1分,呼吸扣2分),经清理呼吸道、气管插管、人工呼吸等处理后5分钟10分。羊水Ⅱ0污染,术后予加强抗炎、促宫缩等治疗。出院诊断为:①孕2产2宫内孕40周单活婴臀位剖宫产,②重度子痫前期,③新生儿先天性左下肢缺如。

  某乙、某甲认为因某医院、丙医院、甲医院的过错导致××产检过程中未能发现胎儿左下肢缺如,侵犯了其优生优育选择权,遂于2013年12月30日诉至本院,主张前述实体权利。

  

  患方观点

  原告某甲、某乙诉称,原告某甲自2013年2月26日起至同年7月20日,一直被告某医院产检,产检结果表明胎儿一直处于健康、正常发育。尤其是被告某医院于2013年5月27日出具的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报告更是显示,胎儿脊椎骨排列连续性良好,四肢长骨可见。原告某甲自2013年7月20日起到被告丙医院继续产检并到被告甲医院待产,整个产检期间,三被告均未告知原告方胎儿异常。原告某甲于2013年8月29日被告甲医院产下的胎儿(取名某丁)却是左下肢缺失且右下肢畸形,原告方认为这么明显的身体缺陷,三被告完全有责任有义务提前告知原告方,但是被告方出示的多次产检结果中并未提及胎儿异常,且产检报告均显示胎儿正常发育。原告方认为被告方存××重大医疗过错,故与被告方多次协商,但无果。为此,两原告具状至本院,请求判令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方因医疗过错遭受的损失600000元(具体数额根据法院指定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另行变更)。诉讼中,两原告明确其损失包括:1.医疗费5103.15元;2.残疾辅助器具费762720元;3.护理费960000元;4.特殊教育费100000元;5.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上述五项共计1877823.15元,请求由三被告连带承担该费用的40%,即751129.26元。

  院方观点

  被告某医院辩称,一、患儿某丁左下肢缺失是先天因素所致,即与生俱来,并非我院医疗行为造成,与我院的医疗行为无任何因果关系,而且,即使某丁左下肢缺失,也不能认为其是不应该出生的人。可见,我院并没有造成某丁任何损害,更谈不上因果关系,故无需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二、我院已向原告某甲提供了及时有用的医疗建议,履行了告知与建议义务,尽到了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诊疗行为无过错与过失。原告某甲于2013年2月26日××我院做第一次产检时(早孕13+6周),我院的医护人员就告知原告某甲到上级医院做产前诊断,筛查胎儿畸形。同年5月27日,原告某甲(中晚孕期26+3周)再次做超声检查时,其选择的是Ⅰ级超声检查,我院的医护人员××审查超声检查报告后,鉴于超声检查结果对排除胎儿畸形具有不确定性,故仍然建议原告某甲做三维彩超及糖筛,其中做三维彩超的目的就是筛查胎儿畸形。由此可见,我院医护人员已向原告某甲提供了及时有用的医疗建议,履行了告知与建议义务,尽到了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产前诊断仅中山市博爱医院具备条件,三维彩超则中山市博爱医院、中山市人民医院具备条件),我院的诊疗行为无过错与过失,导致畸形胎儿未能及时筛查发现的原因××于原告某甲自身的过错,即原告某甲未能遵从我院医护人员的医疗建议到上级医院做产前诊断和三维彩超筛查胎儿畸形,延误诊疗,原告某甲不积极配合诊疗,甚至主观上自认胎儿一直处于健康、正常状态。因此,我院无须承担任何赔偿责任。三、原告请求的损害赔偿金额不符合客观事实与法律规定,恳请法院依法核实。

  被告丙医院辩称,一、患儿某丁左下肢缺失是先天缺失,而非我院的诊疗行为所致,我院没有违反法定义务的行为,也没有对两原告身体构成侵权。二、我院作为区乡镇卫生院,没有产前诊断的设备,B超还是普通黑白(型号:SSc-370阿洛卡),初级卫生保健医院不提供产前诊断技术的服务,只能作一般的产前检查。而原告某甲××我院做的是围产期保健而不是产前诊断,一般产前超声检查(Ⅰ级)主要进行胎儿生长参数的检查(即B超检查的目的主要是估算胎儿大小、胎儿数、胎儿活动、胎位等,不是对胎儿进行缺陷诊断),不进行胎儿解剖结构的检查,不进行胎儿畸形的筛查。三、系统产前检查(Ⅲ级)建议××孕20-24周进行,但原告某甲来我院产检时已达34-2周,且臀位,错过了胎儿畸形检查的最佳时期(孕妇来我院检查的话,我们会建议其××孕20-24周到上级医院做三维或者四维彩超)。综上,我院医疗活动没有违反医疗卫生法律、法规以及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常规,不存××医疗过错,我院不同意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被告甲医院辩称,一、两原告××诉状中称,原告某甲于2013年7月20日到被告丙医院继续产检并到我院处待产,该陈述与事实不符,实际上是,原告某甲于2013年8月29日上午10:19因孕40周,有重度子痫前期(妊高症),血压170/100mmHg,尿蛋白(+++),双下肢浮肿(++),需要急诊手术,由我院派急救车从被告丙医院接来,并于当天15:45行子宫下段剖宫术产下女婴某丁。可见,原告某甲××生产之前并未××我院进行过产检,原告陈述的事实存××刻意混淆产检与待产分娩的时间。二、某丁先天左下肢缺失的排查属产前检查的范围,与我院医疗行为无关。原告某甲入院时为孕40周足月,且病情危急,有重度子痫前期(妊高症),血压170/100mmHg,尿蛋白(+++),双下肢浮肿(++)。我院采取合理正确的医疗措施,事实上保障了母婴健康。原告某甲到我院实际上是分娩终止妊娠,且从未××生产之前××我院进行过超声检查等产前检查项目。因此,原告方因产前检查未发现未告知婴儿肢体先天缺陷而提起的诉讼与我院的医疗行为无关。三、中国医师协会超声医师分会发布的《产前超声检查指南(2012)》中提出:由于超声技术的局限性,现有的B超检查技术并不能检查出所有的胎儿畸形;产前超声检查的3个重要时间段为孕11-13+6周、20-24周、28-34周。原告某甲到我院处就诊时为孕40周足月阶段,更何况,原告某甲入院时医生要求原告做B超检查,但原告某甲及其家属均表示××外院已做多次B超检查而拒绝再进行B超检查,而一般的检查就更加无许昌代孕服务:院方过失产检致畸形婴儿不当出法检查出原告某甲胎儿是否存××畸形。因此,如果要追究所谓漏查胎儿畸形责任的话,该责任并非××我院。综上,我院医疗活动没有违反医疗卫生法律、法规以及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常规,不存××医疗过错,我院不同意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被告甲医院就其辩解××举证期限提交住院记录。

  

  专家评析

  一、关于某医院是否存××过错问题。

  1.××患者2013年2月26日孕13+6周初次检查建立孕妇保健手册时,进行孕妇高危评分,根据其是36岁高龄孕妇,建议到上级医院进行产前诊断,符合国家关于孕期保健管理的相关规定,尽到相关告知义务。2.2013年1月26日超声检查属孕早期一般产前超声检查,其检查内容符合《产前超声检查指南》规定。2013年5月27日孕26+3周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属于常规中晚期超声检查(Ⅱ级),其按《产前超声检查指南》规定内容进行相关检查和报告。四肢超声检查的内容包括骨骼的数目、长度、形态以及软组织结构。妊娠中期是观察四肢骨骼的最佳时间,此时羊水相对较多,胎儿不大,胎动比较频繁,四肢骨骼结构显示较清楚,到妊娠晚期往往显示不佳。××检查中无论××哪个妊娠阶段都要注意连续扫查,即从孕妇腹部的一侧向另一侧连续扫查,这样扫查容易找到胎儿的两侧肢体,也不会将一侧肢体因××不同角度上的观察而误为两侧肢体,如因肢体遮挡显示不清时,可以让孕妇活动活动,再接着检查,如仍看不清,则需××报告中明确说明。××患者孕26+3周Ⅱ级产前筛查报告中,明确报告四肢可见,据胎儿出生后表现左下肢完全缺如,分析认为不排除医方××检查中将一侧肢体××不同角度的表现,误认为双侧肢体,而致漏诊,与胎儿不当出生的损害后果之间存××一定因果关系。

  二、关于丙医院是否存××过错的问题。

  患者于2013年7月20日至同年8月29日××该院进行的仅是孕晚期的常规检查,按照孕期保健相关规定监测胎心率,测量腹围、宫高,观察胎方位,且于同年7月20日孕34-2周做的B超检查属孕晚期一般超声检查,符合医疗规范。因孕晚期超声检查的目的主要是观察胎位、胎儿大小,胎盘成熟度,羊水量等,而非进行胎儿畸形检查许昌代孕服务:院方过失产检致畸形婴儿不当出,认为该院××孕检中存××过错依据不足,与胎儿不当出生之间无因果关系。

  三、关于甲医院是否存××过错的问题。

  患者是××孕40周发现高血压收入院的,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于当天剖宫产一活女婴,即患者××该院仅是分娩,未进行过相关孕期产前检查,院方不存××过错,认为医方的医疗行为与胎儿不当出生之间无因果关系。

  

  2.丙医院××某甲孕期的诊疗行为与其先天畸形儿不当出生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因果关系依据不足;

  3.甲医院某甲的医疗行为与其先天畸形儿不当出生之间无因果关系。

  本文章仅用于学习、交流与研究,部分观点如与其他作者表述相同,欢迎来电垂询。

  本文整理:北京医盾


金华代孕生男孩 呼和浩特代孕集团 海口代孕医院
Copyright © 2002-2030 Power by DedeCms